您的位置: 首页 >> 大数据

玄天战皇第三十二章落幕搭配

2020.06.02 来源: 浏览:0次

玄天战皇 第三十二章 落幕

“林辰”这样的结果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谁也不会想到林辰竟然会跌落山崖。木千扬用力一击,轰退卓修后,愣愣的看着弥漫着烟雾,寒风从下而上不断吹出的悬崖。

木千扬虽然和林辰并没有太多的交情可言,但是林辰毕竟是河边泽木的手下。这次岐山大赛又是和自己一直联手,最后却落得如此结局,木千扬多少有些遗憾。

“哼,不知所谓的xiǎo子,死了也就死了!”巫马愤恨的冲着林辰跌落的地方骂了一句,原本她倒也真没有杀掉林辰的意思,毕竟这只是选拔赛,説不定以后大家都是同门师兄弟,犯不着结仇的。但是谁想到林辰竟然倔强如斯,这也是大出所有人的意料。

“木兄,此间已无须再斗下去了。玉瓶既然已经和林辰一起掉下去了,那你我还是趁早下山吧”卓修眼神晃动,招呼着木千扬一同下山。

不得不説这个林辰也的确是个人才,xiǎoxiǎo年纪就开元成功了。虽説不能和宗门那些妖孽相提并论,但是资质也是不错了。在山dǐng争斗中即便实力上欠缺许多,但是各种算计和手段却是层出不穷,最后差diǎn就被他成功了。要不是林辰低估了巫马的这一剑,加上正好有身处悬崖边上,恐怕最终的结果还真的很难説。不过现在説什么都是无用,再天才的人,如果陨落了,那也就不再是天才了。

“唉走吧”木千扬扼腕叹讲一些有趣的东西息,摇摇头,跟在卓修二人身后一同向山下走去。下山自然要比上山容易许多,而且原本设定的重力禁制此时也早已被撤掉,所以木千扬三人很快便下了山,向着木台所在赶来。

木台之上,众人早已将山dǐng上的情况看的一清二楚。对于林辰的意外有扼腕叹息,有摇头不屑一顾,有嗤之以鼻,各种反应都有。

而站在赵姓老者身后的“陆仁贾”则是惊呼一声,随即面露戚戚之色。

“唉,不就是一个头名的机会吗,值得吗?你如果开口,我大可带你一程,这又有何妨呢!唉芸芸众生,皆是如斯吗?难道以后我也会”上官紫痴痴的看着前方的菱形水晶,不觉痴了。直至赵姓老者在其背后拍下一掌,上官紫才惊醒。惊醒后的上官紫也是吓出一身冷汗,自己刚才竟然差diǎn入了魔。

所谓入魔其实就是修士在修炼时或者平日里,不经意中的气血逆行,灵台紊乱。入魔者轻则重伤,神志不清,重则殒命。入魔一般来説毫无征兆可言,如果修士入魔而身边无人照拂,则需要看修士意志是否坚韧,能够自行解脱了。如果身边有其他修士的话,想要将入魔者拉出来也绝不是一件简单之事。当然入魔者如果能够自行解脱,那对其也是有着莫大的好处。总之入魔凶险异常,好处也无需多言。

刚才上官紫就是触景生情,入魔之兆。不过好在赵姓老者发现41500的及时,且上官紫也只是处于入魔初期,所以将上官紫拉出来倒也没有费多少手脚。

金正日在革命的一生当中

“紫丫头,你认识那个林辰?”赵姓老者眼神犀利的盯着“陆仁贾”,她和林辰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为何会突然走火入魔?难道是不可能,即便他们认识也不可能进展的这么快。不过这种男女之间的事情也不是一句两句就能够説清楚的,唉,但愿丫头不要犯糊涂啊。以她的身份和资质和这个林辰xiǎo子根本是不可能的。

“啊”上官紫惊叫一声,显然她也被刚才的经历吓得不轻,白嫩的xiǎo手拍了拍胸口,吐出一口浊气后方才説道

“那个林辰的确和我认识,之前还结伴同行过一段路程。不过也只是普通认识罢了,刚才也主要是看见认识之人就这样殒命,多少有些感触罢了”

“喂,老家伙,你什么眼神啊!我会看上那个傻xiǎo子吗?你以为我像你一样喜欢到处沾花惹草吗?!一大把年纪的人了,也不嫌骚的慌,信不信我把你这几根毛也拔了”上官紫在碰上赵老道的目光后,眼珠一瞪,伸手抓着老道下巴下面的几根胡须,嘴角挂笑,其中威胁之意十足。

“咳咳,没大没xiǎo!”赵老道赶紧伸手护住自己的胡须,他可是知道天底下没有什么事情是上官紫不敢做的了。别看赵老道在河边和布这些人面前威严十足的,但是到了上官紫面前还真的就拿她一diǎn办法也没有。

“呵呵,上官姑娘也是真性情!”一旁的河边和布此时站出来打圆场。别看人家师徒闹得开心,但是河边和布可不敢随意放肆的。

“哼”上官紫此时也是觉得有些不妥,毕竟这里还有那么多人看着,遂冷哼一声,松开右手,站在赵老道身后不再多言。

“赵先生,你看这次整个岐山大赛选拔也结束了,您看”

“嗯,这次山dǐng上的那四个xiǎo家伙都不错,不过可惜了林辰跌落山崖,以他开元初期的实力,如无天大的福缘,断无身还的可能。其他三人均都达到了开元中期,勉强算是合格。”赵老道捋顺了下巴的胡须,又恢复刚才仙家高人的气派。

“多谢赵先生”河边和布大喜过望,连忙起身道谢。原本他以为剩下的三人中也就卓修最有可能进入山门的,但是没想到最后三人全都可以进入山门,这实属意外之喜。

“嗯河边族长,此间事了,我也该回去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那些师侄们去办吧。”

赵老道有些厌厌,站起身来叫上上官紫,向着河边城而去。那里还有林黛儿需要他去照拂,宗门来人已经在那等候了。

至于剩下的一些琐事,比如从那些猎手中挑选出资质不错的猎人选入外门,卓修三人报道宗门,通知各个部落大会结果,包括向林氏部落传回

林辰殒命的消息等等琐事,自然会有专人处理。

“哈哈哈,老五,似乎这次你又落在最后了!你説咱们几个兄弟中,你年纪最xiǎo,每次什么事情也都是最后!哈哈哈”河边仁治早已从手下那里第一时间知道了赵姓老者的话,对于卓修和巫马全部能够拜入山门,虽然让他有些意外,不过更多的却是惊喜。反观河边泽木,原本最有希望的林辰却失足跌落山崖,不要説拜入宗门了,恐怕现在尸骨都找不到了。

“哼,四哥也不要高兴的太早了!毕竟现在就言胜负邓华德似乎早有准备未免太早了些!”河边泽木对于林辰的坠崖也是感到震惊,不过从他决定培养林辰开始就注定要承担这样的风险。当然在面对河边仁治这些人时他自然不会将内心的真实想法表现出来的。

“咱们走!”河边泽木转头对着身后的张怀柳低声説了句,转身走下木台,在一群护卫的簇拥中向着河边城而去。下面的事情他不想再去过问什么,因为河边泽木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策划,想要他认输,没有那么容易!

岐山大赛就这样在一片安静中落下大幕,有人欢喜,有人忧愁!也有人在懵懂中离开这里,直至很多年以后才回来。

南京中医白癜风医院
痛经快速止痛的小妙招
术后ED用药治疗效果好吗
酒泉治疗白癫风医院
北京白癜风
宝宝健脾胃推拿
Tags:
友情链接
福州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