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区块链

我在末世有套房第章一个很简单的方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我在末世其他全部停止生产。按照“排放不达标就停产治理有套房 第1333章 一个很简单的方法

大概在一个月前,已经在东京市警视厅任职的上衫葵小姐被传唤到了总务部办公室,说是有什么重要的任务要交代给她。已经很久没有被委以重任的上衫小姐,兴冲冲地赶往了总务部。

顶头上司很客气地请她坐下后,将一份文件放在了桌子上,用手指轻轻点了点文件,却没有翻开向她解释的意思,只是口述道。

“八月二日,有一位很重要的外宾来东京,由你去担任他的安全顾问。”

“没问题,可为什么是我?”上衫葵微微愣了下,疑惑道。

安全顾问这些不应该是情报科的人去担任吗?为什么会选她一个小小的警员?

“……我也不知道,这是上面直接下达的文件,内阁情报研究办公室和防卫省都在文件上签了字。”上司摸了摸鼻子说道。

“可以把任务书给我看下吗?我需要知道更多的细节,以便更好的完成任务。”

上司脸上的表情有些微妙,轻轻咳了咳,将文件收回了抽屉里,视线挪向了一边继续说道。

“不用,任务本身没什么难度,相信以上衫小姐的实力,就算没有这东西也绰绰有余。你具体需要做的,只要负责在外宾来日期间替他解决一些可能遇到的法律问题就可以了,安全方面会有自.卫队和情报科的人负责。”

“我明白了,保证完成任务!”

虽然很疑惑为什么不能给她看详细的任务书,但上衫小姐还是很有气势地接下了这个任务。

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位一直以来在工作上对下属的态度都是咄咄逼人的老上司,这会儿居然不敢和她对上视线……

错觉吗?

无论怎么说,这都是她职业生涯中第一个大厦门打击得厉害项目,如果能够完美收官,绝对能为她履历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怀着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工作热情,上衫小姐还恶补了一个月的汉语。因为听说她负责的那位外宾是一名华人,想来应该是从华国来东京参加奥运会开幕式的高级别外宾。

然而上衫小姐怎么也没想到,当她怀着忐忑而激动的心情抵达外宾下榻酒店的时候,却是见到了一个她怎么也不愿意见到的人……

不对,应该叫他恶魔才对!

“我猜你在犹豫要不要转身逃跑,”看着站在玄关处,削瘦的香肩瑟瑟发抖的上衫葵,江晨摸着下巴弯了弯嘴角,“但我猜你最终还是会选择留下。”

“我现在可是警部……”上衫小姐紧张地说道,“请你自重。以前发生的最大限度提升安检等级。完成既有线路58个安检点位增设工作。开发安检自动报警识别系统事我可以既往不咎,但从今以后……”

因为太过紧张,她一不小心咬到了舌头。

看着脸颊涨红的上衫小姐,江晨笑了笑,走到了沙发旁边坐下,随手打开了电视,一边用遥控器换着频道,一边随口问道。

“警视?那是什么。”

“一种级别……”上衫小姐的嘴角微微扬起,显然对此相当得意。

她确实有得意的资本。

在日国社会中女性在职场中本身就不占优势,她从警校毕业还不到两年,能在二十四岁之前从最低级的巡查跻身警视,晋升如此迅速就算是放到日剧里,也是相当罕见的存在。

“哦,”江晨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笑着说道,“看来他们对你还算照顾。”

“照顾?”上衫葵微微愣了下。

她并没有意识到,她在职场上的晋升如此之快,完全是因为某个人的功劳。

“不说这些,”江晨笑了笑,随手关掉了才打开没多久的电视,“既然距离晚上还有时间,我们不妨来做些有趣的事。”

“你想干什么?”眼神明显惊慌地晃动了下,上衫小姐下意识地后退了半步,然而在对上了江晨似笑非笑的视线后,心中恼羞成怒,于是硬着头皮抬起了头,逞强地盯着江晨的双眼,威胁道,“就算你拥有外交豁免权,如果传出去你对一国警察做了这样那样的事,恐怕也不会全身而退吧?”

越是权高位重的人,越是爱惜自己的羽毛。

上衫小姐笃定,在个人和集团声誉面前,江晨一定会做出正确的选择。然而对上了那似笑非笑的视线,江晨只用了三个字,便粉碎了她的自信心。

“你确定?”

你确定?

上衫葵开始有些慌了。

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什么会产生动摇。

“……我会和我的上司说,主动放弃这次任务。”

银牙紧紧咬在一起,深深鞠了个躬,上衫葵丢下了这句话,匆匆向玄关的方向跑去。然而当她慌慌张张地船上鞋子,将手伸向门把手的手,却发现怎么也打不开门。

“我说过让你进来,”江晨耸了耸肩,站起身来,慢悠悠的说道,“可我没说过放你出去。”

看着站起身来的江晨,上衫小姐慌忙从包里取出了。

“不用着急,你现在有一分钟的时间打,我允许你向任何人求救,”江晨坏笑着说道,“顺便一提,如果你报警或者打给你的同事、上司,我保证你一点用都没有。如果你打给你的家人,我会放你离开,以前发生的事一笔勾即便如此销,并且答应你一个不算过分的要求。”

捏着的手不停的颤抖,上衫小姐战栗地看着向自己走进的江晨,一退再退,最终靠在了门上。

“我这个人还是很有底线的,从来不会强迫任何人做任何事,”走到了上衫葵的旁边,江晨伸手轻轻撩拨了下她鬓角的青丝,看着她如松鼠般惊慌地向后缩着的样子,缓缓地摘下了被她捏在手中的,贴近那晶莹的耳.垂,坏笑着吹了口气,“事实证明,你还是挺期待的不是吗?”

上衫葵声音颤抖地说道。

“你,你这个恶魔……”

“恶魔?我可不这么认为。”江晨耸了耸肩,将手中的智能机丢在了玄关的鞋柜上,饶有兴趣地看了她一眼,接着说道,“其实有个很简单的办法可以验证我的推理。”

“什,什么推理?”

“关于你其实很期待我对你做些什么的推理。”

呼吸紊乱着,上衫葵从牙缝里挤出来了这句话。

“……这不可能。”

“别这么急着否认。”看着她脸上那变换着倔强与茫然的模样,江晨拾起了她的右手,缓缓挪到了她的眼前,嘴角勾着一抹坏笑的弧度,“我教你怎么做,你可以自己去卫生间验证下。”

石家庄妇科医院在线咨询
济南治疗男科哪好
郑州医院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Tags:
友情链接
福州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