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工智能

地狱是什么模样的营养

2021.01.16 来源: 浏览:0次

地狱是什么模样的?血流成河、哀鸿遍野,每个宗教、每种文化都将自身最惨烈的想象赋予了地狱。

《来自纳粹地狱的报告》 作者:米克洛斯·尼斯利 译者:刘建波 后浪/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2015年7月

地狱是什么模样的?血流成河、哀鸿遍野,每个宗教、每种文化都将自身最惨烈的想象赋予了射程远地狱。而在二十世纪的人类历史上,就有这样一座人间地狱:奥斯维辛集中营。经历了惨无人道的灭绝与屠杀,最终得以从地狱脱身、重返人间,这是一种怎样的遭遇?我们无从想象。

《来自纳粹地狱的报告》是一位集中营幸存者的手记,作者是匈牙利犹太人法医米克洛斯·尼斯利。1944年6月,他与妻女被遣送至奥斯维辛集中营,并被迫担任集中营的医生和验尸官。全书以第一人称视角记述,从初到集中营的茫然,到目睹大规模屠杀的震惊,接下来在集中营的12个月为求生存如履薄冰,并想方设法营救妻女。作者描述了集中营恐怖的氛围,囚犯们绝望的心境,刻画了集中营内各色人等,以及对自我的深刻剖析。这份鲜活而珍贵的记录读来身临其境,使人不寒而栗而又陷入深思。

不同于其他的幸存者,尼斯利既是集中营的受害者,也是一定意义上的同谋。他在被称为“死亡天使”的纳粹军医门格勒手下工作,参与了臭名昭著的人体实验。他的双重身份凸显了在极端情境下,人性为了生存所经历的煎熬与试炼。

尼斯利的工作是不是助纣为虐,他应不应该服从纳粹的命令?在道德拷问之上,是至高无上的生存法则。尼斯利教给我们在地狱中生存的法则。首先是信念,凭借着一家团聚的信念,以及必须活着出去、作为这一切罪恶的见证的信念,尼斯利依靠酒精和药物麻痹神经,如此才能避免崩溃,才能使自己存活下来。其次是权宜,尼斯利虽然被迫参与人体实验,但他也在力所能及的范围里改写报告、从而避免了一批同胞的屠杀。最后,精神不能垮,身体也不能垮,在被迁往其他集中营的漫长的道路上,无数同行者因饥寒交迫而倒下,他坚持住了,并且最终回到家园,与妻女团聚。

尼斯利依靠专业技能换得了生存,他是幸运的极少数。而当成千上万的犹太人被投入焚尸炉时,他们几乎无一例外都放弃了反抗,平静地接受灭亡。我们不禁发出疑问,是犹太民族太过软弱,才被如此对待的吧。回到历史情境中,犹太人不愿放弃自己的家园,于是在遭受了全方位的歧视、侮辱、打击之后,最终被装进闷罐车,如仍然以数量工具为主同牲畜一般地运送,在到达集中营的那一刻,他们已经失去了作为人的尊严。此后,当他们在冰冷的命令下脱去全身衣物,被赶进毒气室“沐浴”,他们麻木的神经已经没有波澜。而没有立刻被处决的囚犯,在集中营关押了几个月后,神经系统进一步崩溃,已经不能再有任何反抗,甚至都不会该名男子目前已被因猥亵他人被依法拘留。感到疼痛了,死亡变成了一种解脱。当面对暴力机器的碾压,当毁灭来得太过突然,个体心知无法与之抗衡,在求生本能的衡量之下,下意识地选择了屈服。这就是犹太民族“软弱”的真相。谁知委曲求全非但没有换来卑微的生存,反而遭遇更惨烈的灭绝。这绝不是软弱的过错,而是在地狱中,求生本就是一种奢侈。

像尼斯利这样与纳粹合作、从而避免立刻被投入焚尸炉的人被称为“特遣队员”,他们与魔鬼做交易,换得较好的食宿条件以及三四个月的死亡缓期。面对确凿无疑的死亡前景,特遣队终于选择了暴动。他们以85 名囚犯的牺牲,换得了70名党卫军的死亡。然而太阳照常升起,即使在地狱中,生活仍然要继续下去。以十抵一的悲壮,换来的是匆匆上任的下一批特遣队员,他们在酒精和烟草的麻醉下,很快地适应了新的生活。怎么样都要活下去,在哪里都要想办法活下去,这种人类的求生本能让人们与黑暗共舞,纵容了最大的恶。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英雄,但卑微的生聚积起来的力量,也终于撼动了地狱的基石。

历尽劫难后,尼斯利终于和妻女总体感觉百度对301的处理并不靠谱团聚。在后记中他写道:“我们还活着,又相聚在一起。生命突然又一次变得有意义了。我应该开始工作了,是的……但我发誓,在我的有生之年,我永远不会再拿起手术刀。”我们不知道作者在写作并出版这本记录后,是否真的放弃了医生从业,然而他的存活确实为我们换来了一份珍贵的历史遗产。集中营是人类极权与暴政的肿瘤物,人类社会存在一天,就有集中营的幽灵徘徊其间。“历史可以被原谅,但不能遗忘。”直面地狱,凝视深渊,或许是我们能做的最好反思。

(: )

哪些人需要服用阿托伐他汀片
南京妇科医院哪好
小宝宝脾虚怎么调理
Tags:
友情链接
福州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