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工智能

北大表示营养

2021.01.16 来源: 浏览:0次

北大表示,根据捐赠协议,北大对这些物品是合法占有,“物品已经归属北大,原告无权要求北大返还。”

因对季羡林先生生前保存的书籍、字画等物是否应由北京大学占有存在争议,季羡林之子季承将北京大学诉至法院,要求其返还季羡林文物、字画等共计649件,涉案标的额高达1个亿。昨天上午9点 0分,北京市一中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

案件缘起

巨额遗产纠纷多年未决

这场纠纷缘起于2001年7月6日季羡林与北京大学签订的一份捐赠协议书。协议书中约定:将属于季羡林个人所藏的书籍、著作、手稿、照片、古今字画以及其他物品捐赠给北京大学,赠品清单于2002年 月1日以前由赠与人交付受赠与人;赠品将分批分期由赠与人移交受赠与人指定的北京大学图书馆,直到本协议所列各项全部赠品移交完毕。

随后,2008年12月5日,季羡林手书“有几件事情在这里声明一下:一、我已经捐赠北大一百二十万元,今后不再捐赠;二、原来保存在北大图书馆的书籍文物只是保存而已,我从来没说过全部捐赠……”

12月6日,季羡林写下了日期最近的一份委托书。委托书全文为:“全权委托我儿子季承全权处理有关我的一切事物、务。季羡林。戊子冬。2008年12月6日反映问题时于 01医院。”

据此,季承认为父亲的捐赠并不合法。2012年6月14日,季承委托律师向一中院递交起诉书,正式起诉北京大学,请求法院“依法判令被告原物返还2009年1月1 日被告清点保管季羡林文物、字画577件”。季承表示,在与北大协商 年未果的情况下,不得不付诸法律。2012年8月 日,此案正式立案。

案中有案

外甥告舅舅要求继承权

201 年5月18日,一中院组织庭前谈话。参加谈话的让于女士非常后怕除北京大学和季承双方的代理人外,还有季羡林已故女儿季婉如的独子何巍的代理人。两个月前,何巍因代位继承权纠纷将舅舅季承诉至海淀法院。

谈话中,北大提出何巍已就继承权问题将季承诉至海淀法院,在该宗诉讼尚未终审判决之前,季承的继承权不能明晰,因此提请法院明确本案是否应当中止审理。

当时据何巍的代理人介绍,季羡林去世后何巍试图与舅舅季承达成协议,但迟迟不能达成一致才诉至法院,要求确认自己的代位继承权,同时要求行使该继承权来分割财产。

庭前,季承告诉,他与何巍的案子已经被海淀法院驳回,不会影响他与北大之间的官司。但一位一中院工作人员告诉,这起“案中案”仍在一审中。

季承陈述

要求返还亿元文物

作为季羡林的独子,季承今年也已81岁。今天上午,他亲自到庭应诉,看上去精神状态不错。庭前在接受采访时,季承表示就是想要求北大返还文物。

此前,季承曾对媒体表示:“季先生的捐赠是不合法的,因此,捐赠是无效的。我们,包括我的子女都认为,这些财产都是季家的。捐赠,我们也不反对,但是要合理合法。”

上午9时40分,此案正式开庭。庭审主要围绕季承是否具有受托人资格、季羡林及北京大学的捐赠协议是否可以撤销等争议焦点进行。

季承在庭上一言未发,全权由代理律师发言。律师称,庭前双方交换了24件证据。其中,针对季羡林与北大签订的捐赠协议书,律师表示捐赠协议无目录双方未交接。“所以,协议并未成立,也没有生效。”

2008年,山东大学教授张衡等人披露季羡林收藏的数十幅名人字画,从2007年开始分批流向拍卖市场。虽然北大方面随后坚称季老藏品未流失,并撤掉了时任季老秘书的北大副校长吴志攀的妻子杨锐,但这还是引起了季羡林的警觉。2008年11月,季承突破阻碍与父亲离别14年后再次团聚。

律师表示,在这种情形下,季羡林对北大已经失去信任。于是在12月手书两份委托书,这也意味着2001年的捐赠协议已经失效。此外,季承一方表示,占有不一定要直接,可以与被告共同组建“季羡林文化基金会”处理这些文物。也可以学杨绛先生那样,捐给国家博物馆。

季承一方表示,今天他们请到几位证人出庭作证。但一位重要证人、季羡林关门弟子、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钱文忠因身在藏区,无法前来作证。

北大态度

公益捐赠不可撤销

昨天上午,北京大学的校长法律办公室主任陆某某及代理律师出庭应诉。

北大一方表示,原告没有说明白自己的权利来源。“既是遗产继承权、物品所有权人又是季老的代理人,怎么能‘三权合一’?”

北大表示,根据捐赠协议,北大对这些物品是合法占有,“物品已经归属北大,原告无权要求北大返还。”

据北大之前提交的答辩状显示,校方认为季羡林对北大的捐赠行为,并非私人之间的馈赠,而是一项经过深思熟虑的公益捐赠,“此项公益捐赠关系到季羡林的声誉和他的学术事业能否继续延续,以季羡林光明磊落之性格,其生前如果有撤销捐赠之意,必会正式向北大提出撤销《捐赠协议》的明确书面文件”。

庭上,因北大质疑季羡林手书的两份委托书的真实性。季承一方当庭播放2008年12月6日季羡林在病榻上手书委托书的录像。录像中,季羡林一开始写下“事务”,季承在一旁提醒他写错了,应该是“事物”。

据此,北大一方认为季承只能代季老处理相关“事务”,而不能处理季老的“物”。“录像中看出,季老没有想撤销捐赠的意思。”律师称。

此案将审理一天。

涉案文物

649件价值1个亿

据季承所述,这577件文物字画中,有207幅是古字画。其中不乏唐伯虎的楷书,文征明、八大山人、仇英等名家的画作,浅草寺建造图和梵文藏金刚经也价值巨大。

注意到,在今天的法庭上,涉案文物、字画数量从577件增加到649件。据了解,占14.6%。从调查结果看今年 月份在主审法官丁宇翔的主持下,原被告双方在北大图书馆对文物进行清点,又发现了 8类72件文物,主要为字画、文砚等,其中就有苏东坡的《御书颂》,这件珍贵文物曾被季羡林生前多次提起。此前,这些文物存放在季羡林生前蓝旗营的住所内,后被北大取走。

这些文物、字画件件是珍品,总共649件,涉案标的额高达1个亿。1个亿意味着季承光诉讼费就交了54.18万元,可谓一场“昂贵的官司”。

链接

2009年7月11日,国学大师季羡林在京逝世,享年98岁。斯人已逝,但围绕其遗产继承的纠纷从未间断。

2009年12月19日,季羡林的弟子钱文忠在其博客中爆料,季羡林在北京大学朗润园的旧居于12月16日发现遭到盗窃,室内物品被洗劫一空。当晚,季承证实了钱文忠的这一说法。

案发5天后,海淀警方通报嫌疑人方咸如(季羡林的男保姆)、王如(季羡林前秘书李玉洁干女儿)已被刑事拘留。2011年5月11日,王如被带上法庭受审。根据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的指控,2009年12月15日20时许,方咸如在王如的唆使下,采用破窗入室的方式进入季羡林故居中,窃取书籍、塑像等大量物品。经鉴定,上述物品价值 万余元。

庭上,王如否认自己指使方咸如盗窃,称当时出于安全考虑,转移季老的文化遗产。

此案至今尚未宣判。

(:郑娜)

晋城哪家专业治白癜风
石家庄治疗阴道炎医院
济南男科治疗哪家好
Tags:
友情链接
福州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