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万物互联

我的魔物娘军团第章自卖自夸的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我的魔物娘军团 第132章 131 自卖自夸的保命绝学

“上古时代的意呆利之王大家是知道的,而同一时代的魔物王不是他的对手,大家也是知道的。{首发}军力对比上意呆利之王只有智力比魔物之王强,虽然魔物之王武力强大。最终还是被意呆利之王逼的在莱茵河畔自杀身亡。现在,北方叛军有总共十大败笔,而我军则是有十种胜利之法……第一:北方军队谋逆,而我军率王师以顺(合法理由)讨伐,这是我们在布列颠人民口中的胜利!”

交易太重

赛博坦昨天刚刚跟爱丽斯菲尔讲完三国,当然他是以一种上古时代的骑士会战方式讲述的。一种【忠义】概念的骑士故事,对于这个时代的人们甚至可以説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触。然而,赛博坦的一番话却让爱丽斯菲尔听到了故事背后的智慧。比方説……

先谢郭嘉——郭嘉大人的十胜十败论,被爱丽斯菲尔改了改扔了上来。

赛博坦在一旁愣愣的,最后心中蹦出了一句:拿来主义,顺手就抄,不愧是我老婆,连羞耻度都差不多!

当然赛博坦一愣一愣的无所谓,整个军事会议被爱丽斯菲尔(以郭嘉)智慧的言语——主要是侃大山——説的也一愣一愣的。:3w.最后还是托拉斯公爵老成持重,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好像很厉害的巴西圣保罗“商业文化一体化中心”今天下午在巴西参议院举行颁奖大会样子。为了表现自己有文化,所有人也都一副【嗯,跟我想的一样,我们很正义很厉害!】的模样。

谁反对谁就是反革|命,谁就是或坏分子,谁就是贵族公敌!于是托拉斯当即拍板——

“找间谍放出话去,我们要绕过北约克郡,直接取道艾尔岚沿岸,进攻艾丁城堡!逼迫敌军与我军进行野战!”

——再议——

会议的议题其实还是老调长谈:再商量商量,再讨论讨论,再説道説道,再商量商量。不过主基调算是定下来了,最好在野战中与敌军决战!

……也就那么回事吧,赛博坦没把这个当回事。自打从野蛮的部落来到文明的城市,他对于文明两个字就彻底绝望了。想拿本看都tm只能看意淫文……不过必须值得一提的是:这些骑士真的有早期意淫文的潜质,而且还都是爽文的地方,一diǎn都不拖稿。这可能和载体——纸张的珍惜有关系。

比方説赛博坦手里的这一本,就有着充分的展示着人类的共同diǎn:文学初期的体现形式——不朽之王历3065年,以及公元2000年左右。一个骑士,一个络文学。在雏形时期都很明确的显示出了其自娱自乐性,只不过骑士还靠diǎn谱需要喝下圣水,一个则是随便吃diǎn土豆就能获得战神般的能力。骑士大多数都是一夫一妻制,不过女性都是女神或者公主什么的,而络则是充分体现了父系社会是个什么样。

赛博坦已经闲得无聊必须在旅途中看这种打发时间了,后来他终于有了很多作者干这一行的最初想法:你们都不行,靠边站让专业的爷来。

看不信仰分很多种下去了,一本都看不下去!——于是自己跳出来写。

提笔就不知道该怎么写了。

他上辈子是专门把现成的知识传递给学生的,创新不是他的本行。写作这种事情不是説读到博士后就肯定好看的……于是,鲁迅先生説过:一切好的东西都是人类的共同财富……这应该是拿来主义的真实意思。

于是在某个夜晚——军营中啪啪啪是十分忌讳的事情,毕竟旁边一群光棍瞪着眼睛,竖着耳朵听着呢。闲极无聊大家也不都是发情动物——也许男性是吧。赛博坦拿起了鹅毛笔,在纸张上写下了这么一行字:

“人,最宝贵的是生命。这生命属于每个人只有一次。不论是人还是魔物,当他回首往6户村民房屋遭到强拆事的时候,不应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以碌碌无为而羞耻。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这样,在临死的时候,他能够説:我整个的生命和全部精力,都已献给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所有生命的解放而斗争。”

毫不客气的在后面填了一行大字——赛博坦?地狱咆哮?布尔凯索。

好险,救了他一命。

第一章他十分的想要写【丛林遇美】、【初到异界】或者【神功初成】什么的。不过估计这样写……不,想一想都会有生命危险!迪妮莎可是懂得通用语的,她不懂还有两外两个呢!

歪歪扭扭的在书上写了: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是漠然忍受命运暴虐毒箭,或是挺身反抗人世无涯之苦难?这两种抉择,究竟哪一个更为高贵?

然后从他的童年开始写,刨去他妈揍他的那一段基本也就够写个三十万字,开个头。好歹也是做老师的,他描述出了一副真实的丛林部落生活画面。但是野蛮气息被描述成了豪爽与质朴,这让日后绝大多数人认识了一个不一样的布尔凯索族群。

通篇他加入了太多的议论,他就好像一个学者一样。描述了他第一次见到熊人族时他所説的,他所做的。然后加上了自己的评注,确切的来讲是对于魔物的评注。

顺道给自己戴上一dǐng光环,确切的来説是讨好自己魔物老婆。

“我从小生长在贫困的环境中,家里所有的财产便是荣耀、力量、武器与战斗!——还有少量的酒、蜂蜜、盐和肉——因此不是维持生活:我决心在这时候起自食其力,便搭了自己的武器(他没説自己黑装备的事儿),一个人跑到了卡那封。我希望艰苦地和自己命运搏斗一场,战胜之后就能成为一个世界杰出人物;但我不将做官当做人生的最高目标,我要成为一个英雄:解放魔物、人类,让世界步入正轨的英雄。正如我妻子所説:既然没有人做,那么总要有人做。”

赛博坦写完就扔到一边了,他没放在心上。

巴尔干人却放在了心上。

贵阳前列腺炎
太原卵巢炎治疗哪家好
南昌男性功能障碍治疗多少钱
Tags:
友情链接
福州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