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传感器

初春的君山营养

2021.01.16 来源: 浏览:0次

初春的君山,这清晨的日头还未出。丛生于山腰的那些茅草尖尖上,依然挂着露水,并生出凉凉的寒意。

而草丛的四周边,也依然清凉着,静着,似乎连偶尔的一两声鸟叫也无。

突然,一迭声嚎叫却把这草丛的静寂捅破了!一头不小的野猪一边痛嚎,一边试图冲出草丛,夺命而逃。

可是晚了。一条成年大红豺如闪电扑到,两只利爪已狠狠抠住野猪的后背。野猪想要挣脱已是很难了。

野猪岂肯就此认命!它一面大声嚎叫,一面使了蛮力拖着红豺还要逃。

此时双方都在拼力气拼耐性。似乎受伤的野猪渐渐占了上风,红豺很有些按捺不住猎物了。这样拼将下去,红豺十有八九不济。

红豺急红眼了,仰首突发一声尖利的豺嚣,那头猛往下挖,一口獠牙对准了野猪的 如快刀切去。

随即一声惨嚎,红雨溅了一地。却见,一串血肠已被豺的獠牙生生地从野猪 里拽了出来!

直痛得野猪连连惨叫,后腿一软,前腿一跪,已倒地不起。

红豺见已得手,满眼尽是得意,那嘴上的动作却不歇反狠,唰唰唰,三下五除二,片刻就把野猪的 及内脏撕扯个稀烂,惨不忍睹。

直到野猪由高声嚎叫到低声呻吟到无声无息,血溅草丛,命丧君山。

红豺这才停止撕咬,并仰首向天,缓缓地长长地发出了一声无力的叫嚣,而后极随意的,以疲惫的胜利者的姿态瘫坐一旁,舌舔血牙,作短暂将息。

岂料猎人在后!只听“啪”的一声枪响,一颗子弹尖啸着径奔红豺而来。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红豺应声一跳,便倒在了茅草丛中。

猎人从不远处的一棵马尾松后探出脑袋,朝草丛张望,见半天无动静,便猫腰端了猎枪寻过来。显然,猎人以为,这猎物非死即伤,即便是伤也是重伤。

近得草丛,猎人正待上前探个究竟,突见眼前红光一闪,那豺已挟了一声厉叫,一跃而起,迎面扑来。

好狡猾的豺啊 其实刚才它仅被子弹击中了左前腿,却作诈死,引得猎人上当,猎人猝不及防,被扑个正着。

此刻的猎人刚要举枪,暴怒的红豺已扑至面门,挥起右前爪就打,把个猎人的猎枪震得脱手而飞。

旋即,豺的獠牙直奔猎人咽喉!猎人已闻到难闻的呼呼腥臭气了,他本能地一偏头一伸左手急挡。他的咽喉避开了,左手腕却被死死咬住。

这是一条罕见的大豺,体壮力猛,且凶残无比。猎人已被它扑翻在地,胸口被豺爪乱抓,登时血淋淋一片。

这时节猎人哪顾得了钻心般疼痛,情急中,他挥起右拳,连连猛击豺的双眼。直击得豺眼出血,可是,猎人的左腕还是被死死咬住!

猎人急了,忽而右拳变爪,一把狠掐住豺的颈部。便见人豺绞在一起,在草丛上翻来滚去,滚去翻来。

猎人已明显感到左腕及胸口疼痛难忍,但他的右手虎口紧扣,狠掐住豺颈不放松。

红豺喘息不得,禁不住半张了嘴。猎人强忍着痛,趁势将被咬的左手直往豺的喉咙深 去。

猎人双手里应外合,已把豺的喉着实给封住。与此同时,又使劲扳翻了豺,并用身Susie和小凯不经意地攀谈着体猛压、膝盖猛撞豺胸。

随之,“喀嚓”“喀嚓”,豺的胸骨断裂声响起。顷刻间,腥红的血便从它嘴里鼻子里流了出。继而,它无力地松开血口,泥一样瘫软了。

猎人亦瘫软在地。但他不敢有半点松弛,忍痛爬起来,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赶紧去找被打落的那杆枪。

在猎场,猎人的枪好比剑客的剑,是不可片刻离手的。除非,猎人死了……这是祖上传下的规矩,多年来猎人在君山都这么迷信和坚守如一。

很快,猎人在茅草丛找到了他的猎枪,弓腰拾起,并极小心地紧紧抱在右臂弯里。这会儿他才真正觉得有七分踏实三分轻松了。

而此刻,三分轻松的猎人又立感痛不可忍。因为他身上已多处受伤,尤其左手腕,剧痛且血流不止。所幸那伤口虽深,手腕却没被咬断。

猎人便匆匆把上衣撕了,用布条包扎伤口。左腕还是不行,血还在流。

这可咋办?猎人一急,忽想起这君山土生土长着一种类似“断血流”的草,止血特效。即以右手紧捂左腕,四下里赶紧去寻。

寻着寻着,到底寻见了。便扯了几株塞嘴里,和着口水囫囵嚼成泥团状,而后吐在右掌心,并往左腕等伤口处一敷,再重新包扎好了,也怪哉,血竟止了!

看来这君山,无论悍兽野草,还是其他众生,皆如谜雾一样生生不息。

这时,猎人倦倦地倚了一棵老枫树坐下,并燃着一杆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又长长呼出。于这浓烈的叶子烟雾里,几声咳嗽过后,疲惫似乎也随烟雾散了。

猎人这才记起那豺。遂起身去了那茅草丛。

却不见了红豺!乍看眼前情景,猎人顿生诧异。乱糟糟的茅草丛,一地猪血豺血狼藉一片,那死野猪还在,而红豺不知所踪!

莫非红豺死而复生?或者压根没死,又是诈死?猎人这么一想,顿觉心惊胆落,唬出一身冷汗来。[NextPage]

猎人立马端起猎枪,子弹上膛,如临大敌。如果红豺还活着,如果此刻红豺就在附近什么地方设伏,如果虎视眈眈的红豺即将展开它的复仇一战……

猎人这下是真真地怕了,不觉双腿战战兢兢,站都站不稳。已经很长时间了但他必须挺住,为了生存,他别无选择。

猎人于是强作镇静,抖抖地端了枪,慌忙扫一眼四周。一片死寂。这又使猎人内心陡添了几分恐惧。

“叽” ,猎人倏地被这尖音吓了一跳,条件反射般扣响猎枪,“啪”!人却被枪反弹得一屁股跌坐在地,心里直呼“完了完了”,两眼一闭,已面无人色。

然而什么也未发生,除了“叽叽”“扑扑”声复起。待睁眼抬头,只见半空中三两只小鸟,尖叫着惊飞远去。

猎人几近绝望的悬心总算落地了。他仿佛记得谁说过,在君山有鸟鸣的地方,八成是没得搏杀与危险的。

猎人又不解,死豺怎么会失踪呢?难道是被什么人,不对,会不会是被什么野兽掠了去?你看这草地上,怎么拖出了一条血路,血迹斑斑地蜿蜒向前?

猎人又一激灵,又快把子弹上膛,给自己壮胆,并猫腰端枪,极警惕地,沿那地上的血路搜寻过去。

血路长长地向前蜿蜒着。大概过了两三里地,前面好像有个石洞。

此时猎人远远地看到,一条红豺正背对着他侧卧在那不大的洞口,地上似乎有血!莫非它就是失踪的红豺!

猎人大惊,不及多想,急忙举枪,“啪” ,子弹呼啸而出,正中那豺后背心。豺被震得一弹,便再无声息,一动不动了。

猎人这回没有贸然前进,他在原地又待了一袋烟工夫,远望那豺,还是一动不动!他这才断定,这回那畜生真的已死。于是提枪大胆前去。

猎人近前,不看则可,一看“啊”的一声,直惊得目瞪口呆,嘴巴凝成○状。

眼前躺的正是那条失踪的红豺!它侧伏在几乎干冷了的自己的血泊之中,确已丧命。但它那血肉模糊的双眼,却睁着。

而那石洞口,在死去的豺的怀抱里,三只沾满血的小豺崽正挤作一团,争抢着去吸它们母亲冰冷的奶头,小嘴里还“吱吱”“咂咂”个不停!

猎人已被眼前的情形彻彻底底地惊呆了,不由两行浊泪夺眶而出……

良久了!当红红的日头自那遥远的东山之巅升起老高的时候,在君山的这个石洞口已堆起一丘土坟。坟前,立了一块大血石。

那冷冷的大血石下,一杆老式猎枪已被砸成数段,七零八落地散了一地。

那坟前还默立着一个人;在他脚边,嗷嗷待哺着三只幼兽……

又是良久。那人终于怀抱了三只幼兽,转了身背对着红红的日头,携一路凉凉的山风,下得山朝西去了。

(:李央)

成都医院哪家男科医院好
昆明妇科习惯性流产哪家好
合肥宫颈糜烂治疗哪家好
Tags:
友情链接
福州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