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芯片

1袭白衣拳

2020.05.07 来源: 浏览:3次

1袭白衣,素眉浅面。他踩着半城烟沙走来,眼底泛着清冷。

纤细修长的手指抚过琴面,从容淡泊,用琴勾画出来的音从指尖泻出,如山涧泉鸣,似空谷幽兰。

他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十五万大军兵临城下,他独立于城楼之上,焚香操琴。

身旁手捧宝剑及麈尾的两名童子早已瑟瑟发抖,冷汗直流。无法抵挡吗?城下杀气凛冽的雄姿英才,令人失望。城内,文官们忙着整理文书,以便为投降显示出足够的诚意。

他们是多么贪恋那一点点醉人的富贵。

可偏偏就有一个他,用他的旷世才华,坚毅心志,拨动了命运那根冷韵冰弦,在乱世中弹奏了1曲人间绝响。

道在为人,而失在为己。为人者重,自为者轻。宁为兰摧玉折,不作萧敷艾荣!

他,究竟是什么人?

他不是君王,却在蛮荒之地得到了百姓的拥护;他不是胜利者,却千古流芳;他不是神,世象的迷离、宿命的玄机,他也不能预知。可他就是如此执着。心懔懔以怀霜,志渺渺而临云。昭昭若日月之明,离离如星斗之行。他是孤独的亦是勇敢的,无论他面对的是什么,他都微笑地走过,不流一滴泪水。最怕众醉唯独醒,千秋放逐凄寒命。

可托六尺之孤,可寄百里之命,君子人欤?君子人也!

他单薄的背影在最高的山峰伫立。最高的山峰,常常是悬崖峭壁。留给我们的,只是深邃的孤独,在浮华中纯净,在酷冷中慈悲。

曰宫、曰殿、曰幸且曰奔,诗史留题,千古犹存正统;书魏书汉不书蜀,儒臣特笔,三分岂是偏安?!

命运之神虽然可以预测生死,占卜未来,却挡不住阳光下寸草的潦生,挡不住漫漫山河的浮沉起落。

1曲终了,余音绕梁,天地间寂然无声。那悠扬的琴音回荡在天地间,一圈一圈地盘旋着,缓缓沉淀,沉到最深处。

后人有诗赞曰:“瑶琴三尺胜雄师,诸葛西城退敌时!”

敌军主帅脸上带着迷茫,视野在古琴与大开的城门之间来来回回地移动,眯眼、皱眉、审视、沉思、顿悟、震惊,表情急遽变幻。十五万大军匆匆退去,众文官无不骇然。那个单薄却坚定的背影,此刻,已成为传奇。

空气中有淡淡的酸味,一点点苦涩,似又夹杂着一抹似有似无的香气。至今,我们透过满纸凄凉捧读他的《出师表》,还闻得到那沉浸千年的芳香,缓慢地从书中飘溢而出,那幽香沁人心骨。

以财交者,财尽而交尽;以色交者,华落而爱渝。智者,上善若水,海纳百川;仁者,高山仰止,厚德载物。

可他的结局呢?

深夜,寒意顺着夜风进了屋,缭乱了烛火的心神,点点微弱的烛光窥视着不远处的帅案。窗外,一轮淡月正朦胧。一身白净的素袍染上几分倦意,颤抖的腕底忘身于一摞摞的公文当中。疲劳如海水般席卷着他,沉沉浮浮,飘飘荡荡,聚聚散散,凝在一纸纸素笺上,任零乱的文字在眸底展尽心酸。位高权重不是甚么好事,已过不惑之年的他,洒尽心血,殚精竭虑。一个国家的托付,太重了。躯壳已经快要冷却,却仍旧旦暮未歇。终究是,绸缪青冢,一世孤鸿,苍凉的青史名垂。寂寞的窗牖下,1盏孤灯明明灭灭,那羸弱的灯火,什么都留不住。冷月葬清魂,素晖成孤倚。

寒夜悲歌,黯黯蜀汉路;羽扇纶巾,叹息无人付!

独善其身尽日安,何须千古名不朽?!

他的心思,许是从一开始就错了。

曾经的他,才气挟着青春和豪情逼面而来,如江潮浩荡。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后人有诗曰:博望相持用火攻,指挥如意笑谈中。直须惊破曹公胆,初出茅庐第一功!

这个开端就像美艳而充满诱惑的罂粟花,摧损着他的生命。

良禽择木而栖,可他偏偏持节自立。也只有他,才情愿将错就错吧。

不移,不易,不弃。

后人有诗叹曰:豫州当日叹孤穷,何幸南阳有卧龙。只因先主丁宁后,星落秋风五丈原。

是天意做弄吗?定要他身负其才其志而身受其苦。蜀山蜀水悠然而青,寂寞的“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在时光中穆然而立,见证着一代名相浮生未歇的悲吟。

这一番雄心销尽的悲怆,又岂是可共人言的?

磨灭了前事,沉淀了旧痛。来不及挽回,来不及告别,遗恨扎入灵魂深处。

只手挽残局,常归笑谈;鞠躬悲尽瘁,剩有讴歌。

凌云壮志或可销解,风骨气节不可折堕。道之所在,虽千万人逆之,吾往矣!生死已不堪,以不能计较。唯有以身做剑盾,抵挡这乱世风尘,保全更多人的安宁,即使不是一世,只是一时。我们都是茫茫人海中的一叶扁舟。人们常常认为是桨的灵魂使其远航万里,却忘记了承载它并推动它的深青色波涛。而这片湛蓝的海,就是人民。

盈而不溢,盛而不骄,劳而不矜其功,天道也!

锦瑟无端,年华暗转,独立终宵,风露染衣。他忧伤的样子,如在眼前。沉浮中方知情深缘浅,年少时的激越终化作眼波底处的深意万千。执着有执着之痛,执着有执着之美。千年的岁月堆叠成薄如蝉翼的书页,三国风云在时间的洪流中灰飞烟灭。韶华流逝,物是人非,风亦感伤,人亦旁皇。

是徒劳,也是慰藉。一个国,一座城,如空中楼阁般倾覆了。不想孤负的人,终究还是孤负了。万事不由人做主,一心难与命争衡;人间事事不堪凭,心事历历终虚化!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诸般世事尽在不言中。自古逆流空余恨,此恨绵绵无绝期。青史已然,即便班驳不能翻转。千年前的真相究竟如何,也许,只有古琴上的几根琴弦和那缓缓东流的江水知晓。

岁月流去无痕,年华却掷地有声。浮浮沉沉,往事黯然,光阴深处,真相永存。已过去的生命,是一幅落笔之后就无从更改的画卷。世间山河,入眼黯淡,残损怠倦,略有余温,如一祯祯人世的缩影。世事总要前往终究的结局,即使再竭尽心力,亦改变不了天问。他没能等到他想要的,琴弦断,身亦死。

千年生死两茫茫,孤坟无处话凄凉。料得当年断肠处,尘满面,鬓如霜。回首向来萧瑟,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情。纵宁静致远,又怎逃得过悲守穷庐的凄凉?

唯有亘古寒峰,方能安葬众生!

共 224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案】空城计,演义了诸葛亮,故事广为流传。本篇文字唯美,细节生动,写出了人与琴的传奇故事。欣赏佳作。感谢赐稿。【:至简】【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10:08:29 问好。期盼新作。 信手三两笔 勿失真性情

2楼文友: 19: 6:55 拜读老师精品佳作,问好学习。 走向太阳的路是烙人的,但太阳永远那么迷人!

海南有哪些癫痫病医院
西安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潍坊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Tags:
友情链接
福州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