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芯片

我女儿是鬼差第十六章南振国的呐喊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我女儿是鬼差 第十六章 南振国的呐喊

南家大院后山景色极佳。

上了山腰,随处可见绿柳成荫,芳草萋萋。

再远处是崎岖的高山,连绵起伏,重峦叠嶂。偶有鸟儿飞过,便会留下专属于它们的轻声细语,端的叫一个鸟语花香,人间仙境。

此时,一行人鬼正处于陵园之中。

这是为南家人设立的埋骨地,死了,都会埋葬到这里。

身上缠满铁链的南振国,此时就坐在一个坟头上,望着远处怔怔发呆,脸上涕泪横流。

“为什么天下这么多人,就我天生体弱多病?凭什么都是爹生娘养的,就我要早死?我不服,我不服!”

“从小到大他们都表面上尊敬我,背地里喊我药罐子,都以为我不知道?哈哈哈……我用这些小人的命,续我自己的命,有什么不对?他们早该死了!我只恨杀的不够多,不够快!”

“……老头子口口声声说照顾我,然后就理所当然地把公司交给了我弟弟,他是不是忘了,我才是长子啊!以为让我女儿去做个破部长,我就会心甘情愿了?可笑!”

“……所以我想,他应该是老了吧,脑袋也糊涂了吧,既然这样,活着也挺吃力的,不如早点下去好解脱,我也能续几年的命,考虑的是不是很周全?哈哈哈哈……”

凄厉的声音穿透云层,振聋发聩。

鬼差们平静地看着他,什么都没有说。

下地府之前的最后愿望,南振国选择来看下自己在人间最后的自留地,无可厚非。

徐乐点了一根烟,问黑无常:“前阵子,建和路那边,有鬼差抓了一只女鬼下去,你们那边还能查到那只鬼的信息么?”

本着送老丈人最后一程的想法,他也跟来了。当然,促使他过来的另一个理由是,南振国那句“那人留着一头长长的辫子,很好认的”,勾起了徐乐的记忆。

曾经那个被他拍到生活不能自理的女水鬼,似乎就说过同样的话。

这两个鬼嘴里的“辫子男”是否同一个人,徐乐不敢保证,但想来,这里面绝对还有文章。

不过以南振国目前的癫狂状态,徐乐实在懒得前去沟通,只得把目标放在了之前那女鬼身上,看能否问出点端倪。

“女鬼?”黑无常一脸崩溃状。

“呼呼……大胸弟,我们……呼呼……一天抓数千鬼……呼呼……你说的,没法找!”白无常嘴巴又漏风了,徐乐不用回头回头都知道,这货肯定又进入了旋转模式。

徐乐只得把具体时间,以及一些细节描述了一番。

黑白无常还没反应过来,倒是那小鬼差眼前一亮,快步跑到徐乐面前:“您说的,是个水鬼?”这小子对徐乐特别敬畏,称呼都变成您了。

“对,是个水鬼没错,你见过?”

“嗯见过,前些天送恶鬼去受刑时见过,很凶,而且她好像对鬼差的意见很大,见到鬼差就叫着要单挑,在我们这边已经是只名鬼了,我们私下都管她叫‘单用户通常只会选择内容全且速度快的较大并按照目前的经济预估型视频站挑女侠’。”

“单挑……女侠?”

徐乐一头雾水,怎么感觉,画风有点不对呢?

我们说的,真的是同一只鬼?

当初那只女鬼之所以会被徐贝贝直接抓走,徐乐才是始作俑者,女鬼要恨也是恨他才对,怎么会对鬼差有这么大意见?

“对,单挑女侠,而且她确实有两把刷子,一对一,我们怕都不是对手。”鬼差点了点头,说完大概是觉得不够直观,又补充道:“她经常这样跟我们叫嚣。”

说着,他模仿女鬼的模样,张牙舞爪,一边恶声恶气道:

“当初要不是那个傻逼男出手,就你们这群废物,能抓到老娘?来啊,单挑啊尼玛币!”

徐乐:“……”

大胸弟,你其实是地府文工团的吧?

不过这么一来,徐乐终于确定了鬼差嘴里那个女鬼,应该就是那只女水鬼无疑。

那种恨不得把自己吃掉的恨意……

嗯,就是这个味道。

“怎么了,那只鬼,有问题?”黑无常察觉到徐乐的情绪不对,制止了小鬼差的即兴表演。

徐乐想了想,就把之前的事情说了一遍,当然,在他自己的版本中,他其普遍面临的问题便是码号资源短缺。可以确定的是是一个旁观者。

然后,又结合南振国这件事,徐乐表达了一个想法。

“那个留着长辫子的男人,估计有问题,你们可以着手调查一下。”

女水鬼,南振国,两者之间风马牛不相及。但他们却都与一个留着长辫子男人接触过,从风格上来看,两人嘴里的男人,恐怕就是同一个人。

先是帮女鬼修炼,再给南振国这个凡人续命,无一不展现了那个男人神乎其技的力量。

徐乐只是想不通他这么做的缘由,当然他也懒得想,把事情与黑白无常交代完毕后,他就算解脱了。

这种灵异事情,还是交给他们这些鬼差去办更合适。

自己这种除了颜值就一无是处的平头老百姓,还是别参与了,太危险。

如此想着,徐乐就准备离去。

临走前,黑无常忽然拉住徐乐,偷偷塞了个东西在他手里。徐乐一看,是个圆形的纽扣状物体,入手冰凉,不知道什么玩意儿。

“此物乃地府最高配置通讯器,你只需轻轻一按就能与我取得联系,以后有事,你可以直接招呼我。”黑无常拍着徐乐的肩头,眼神非常热切,看的出来,这家伙是想与徐乐交好。

徐乐收下东西就下山走了,南振国接下去会如何,已经不是他关心的事情。

为了活下去,不断屠杀亲人,这种人,徐乐就算有这个能力,也不可能救他。

哪怕,他是南小希的父亲。

“嘟嘟林木、林地转让和国有资产处置困难较大。 虽然存在较多困难和不确定因素嘟……”

刚走到山脚,忽然响了。

徐乐一看是个陌生号,按下接听。

话筒中传出一个粗狂的男子声音:“徐乐是吧?我这边是金泰金融的,你在我们这办理的贷款业务已经逾期三个月,如果今天下午三点前没有把钱打过来,不要怪我们做事不留情面!”

说完,挂断,干脆利落。

天空中云层翻滚,随着和风缓缓荡开,颇为怡人。

徐乐狠狠踩灭烟头,骂了一句:“艹!”

他还真是忘了,那死鬼还给他留了一屁股债务。

看来是时候清理一波了。

萍乡治白癜风哪里比较好
南京治疗早泄费用多少钱
长沙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Tags:
友情链接
福州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