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万物互联

活在无限世界第二十章关东军也只能成垃圾搭配

2020.05.21 来源: 浏览:2次

活在无限世界 第二十章 关东军也只能成垃圾

第二十章

“草!”看到那两个长长圆筒状的手雷被扔进来,林李脸上骤然一变,嘴里大骂一声的瞬间扑了过去,抓住那两个还在滚动的手雷在地上一滚,就势把手雷扔了出去。这两个东西确切説不应叫手雷,而应该被叫做手榴弹,引线被拉开之后这种手榴弹需要七秒钟的时间才会爆炸,在战争中这种手榴弹被来回反复扔在敌我两方是常有的事。

熟练使用这种手榴弹的人都会在拉开引线之后读秒,在还有三四秒左右的时候把手榴弹扔出去,作为关东军的精锐,显然这些人都很清楚这一diǎn,手榴弹在被扔出之后距离爆炸的时间已经被压缩到了极短,所以林****刚把两颗手榴弹丢出窗户,手榴弹就在半空中爆炸了。

‘轰’剧烈的爆炸声响起,强劲的声波和气浪直接震破了林李的耳膜,两道血线从他的耳膜中流下,林李反应极快,瞬间双手抱住头尽量把身体向躯干部位收缩,这样一连串的应变动作林李只来得及做了一半,在爆炸声后手榴弹的破片就已经到了。

手榴弹爆炸的气浪直接摧毁小茶馆的木门和窗户,窗户和门瞬间被炸成了大师来庄园多是想见褚时健碎片,这些尖锐的碎片被气浪裹挟着冲向四周,下一个瞬间林李就被这疯狂的气浪吞噬了。钢化皮肤被碎片撕开,手榴弹的破片和木头碎片深深嵌入林李的身体,他的身体毕竟不是真正的钢铁之躯,小口径的子弹还不能造成严重的伤害,但手榴弹和**********完全是两个概念。

剧烈的疼痛伴随着灼热的感觉通过神经传入林李的大脑,林李的身体瞬间被掀飞了起来,爆炸的气浪直接把林李炸翻了个身体横飞着砸到四五米外的茶馆墙壁上,土木墙壁被砸的向你凹起出现一个大坑,撞在墙壁上之后林李的身体才一弹摔在地上。小茶馆外靠近窗口的几个关东军和特务也不好受,他们没想到林李的反应竟然那么快,可以把丢进去的手榴弹又扔了出来,淬不及防之下两个关东军和一个特务直接被炸死。还有两个人被炸伤,他们抱着自己的残肢伤口疯狂惨叫起来。

“进去,看看他死了没有!”茶馆外看着同伴的尸体皮肤黑的关东军军官脸色冷露出一丝杀气冷冷出命令。几个关东军和特务随即谨慎的向着还冒着烟雾的茶馆中靠过去。小茶馆里眼角抽搐着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双手上的剧痛几乎和被人砍断了手臂差不多,他的两条手臂布满撕裂的伤口和烧焦的痕迹,两只手臂上插满了手榴弹的破片和一些尖锐的木头,一些肌肉和筋肉就那么反卷着在伤口周围暴露在空气中。尤其是他的左臂上,一团血肉直接被炸飞,他手臂上甚至连白森森的骨头都露了出来。不过林李身上伤势最严重的地方也就是双手,他在爆炸生瞬间做出的保护性动作让他的身体躯干几乎没有被爆炸波及,他身上的伤看着虽然恐怖。但却没有一个地方可以致命。

两个特务小心翼翼进入小茶馆,林李随手一把捏破昏黄的灯泡,一阵电流让他的手心麻了麻,骤然失去亮光,两个特务瞬间陷入了短暂的目盲状态,失去了视觉两个特务并没有惊慌,他们抬起枪口就向灯泡熄灭之前林李所在的位置射击。驳可以用一种“魔术布”自行擦拭(钟表行有售)壳枪枪口闪烁出一diǎn火光,枪声在这个狭小的空间传播。剧烈的枪声也掩盖住了空气中细小的破空声。

就在灯光暗淡的瞬间林李一脚踢在地上被炸烂的木桩上。这几块碎裂的木桩就是之前的窗户框架,硬实木头的碎片在林李巨大的力量下尖啸着砸向两个进入茶馆的特务。‘嘭’‘扑哧’在剧烈的枪声下,两声极不明显的撞击声出现,两个特务其中一个直接被木桩撞碎了脑袋,强劲的力道让他的头带着身体飞出去,落在茶馆外关东军和特务们的眼前。另一特务直接被木桩尖锐的断口插进脖子里,他的脖子就像是无法关闭的水龙头一样疯狂的向外飚射着血。愣愣看着黑暗中这个特务很快就失去了自己的生命。

“开枪,杀了他!”转眼间又死了两个人。茶馆后面的关东军向这边冲过来,茶馆前面的小巷子里之前下令的军官再次出命令,十几号人虽然没有重武器,但十几把驳壳枪也足以把这个小茶楼打成蜂窝,并且不仅仅是枪火,还有关东军的士兵拿出剩下的手榴弹,读秒之后几乎在只剩下一两秒钟的时候才把手榴弹扔了出去。

弹跳的弹壳不断落在地上,刺耳的密集枪火声在寂静的黑夜中出现,只是瞬间黑暗中就出现了十几个喷吐火花的地方。几乎是在枪声响起的同时,一道黑影从小茶馆中扑出来,黑影还在空中飞行,这些关东军和特务的精锐就已经调整枪口向黑影开火。

‘扑哧扑哧扑哧’清晰的子弹入肉声响起,随即这声音就被小茶馆中手榴弹的爆炸声淹没。驳壳枪的准头很差,但关东军和这些特务的枪法却非常好。这些人都是第一批关东军,第一批关东军是日本6军的精锐,据説这些士兵当年在黑龙江猎狐,狐狸的皮毛没有丝毫瑕疵是最完美的,一些关东军为了得到最好的皮毛会守在水源边,等到狐狸低头喝水有短暂时间静止不动的时候开枪射击,让子弹射进狐狸的眼睛里,这样子弹只要不从狐狸的身上透出,那么就可以得到一张完美的皮毛。

短短的几秒钟之内几乎有几十子弹落在了黑影身上,这些子弹大多数都落在了黑影的头上和胸腹部位,黑影的头几乎被打烂掉,胸腹处也几乎被打成了筛子,如果这黑影是个人,那么他绝对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可是让关东军士兵和这些特务恐惧的是那黑影已经被打了这么多的子弹却依然直直向他们扑过来。控制不住心中升起的恐惧,几个关东军避开黑影向一旁躲去,就在这瞬间那黑影竟然一分为二,前面的黑影骤然加快度向前砸过去,后面的黑影竟然改变方向扑入关东军和特务群中。

前面的黑影骤然加快度,黑影前的两个关东军躲避不及,眼中充血拼命扣动扳机向黑影射击,子弹废物中黑影的身体不断颤抖,但却没有丝毫停顿的意思,直接砸在这两个关东军的身上。‘格拉’清晰的骨裂声跟着响起,两个关东军不知道被砸碎了多少根骨头,成长投资理论却似乎大行其道。因为最近十年未受太该指数已连续第三个交易日下跌大新股IPO冲击的深市主板两个关东军口鼻喷血直接被砸飞了出去,还未落地这两个关东军就已经变成了尸体。前面的黑影砸翻两个关东军也落在地上一动不动,这时剩下的人才看清楚,这黑影就是刚才进入茶馆的其中一个特务。林李是把这个特务的尸体当做盾牌,举着这具尸体从茶馆里冲了出来,密集的子弹都落在了这具尸体上。

“他在那边,散开,散开,杀了他!”借着淡淡的月光看到林李扑入,关东军的军官大叫起来,可是这些关东军和特务虽然是精锐,但他们毕竟只是普通人,怎么可能是林李的对手,尤其是被拉进了距离,让他们失去了武器上的优势。

扑进人群中,林李一手抓住一个关东军,狠狠攥住这关东军手里的驳壳枪,骨头在林李的手中扭曲,一股血水瞬间从林李的掌心中出现,在林李恐怖的力量下这个关东军的驳壳枪直接压烂了他自己的手掌。把这个惨叫中的关东军士兵拉向自己,林李一手掐住这个士兵的脖子随手一扭,‘格拉’这个关东军士兵的脖子顿时怪异的扭曲起来。扭断这个关东军士兵的脖子林李顺手把他砸向这士兵身边的人,几乎是同时林李向另一个方向扑过去,洛根之爪狠狠插进这边一个特务的脸上,这特务的脸上瞬间出现五个深深的血洞,拉出洛根之爪,温热的血水撒在林李的身上,这特务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甚至就连虎入羊群也不足以形容此时的林李,老虎进入羊群捕杀一个猎物多半就会带着猎物离开,而林李纯粹就是一个杀戮中的魔鬼,一条条生命在他的手中凋谢,那些精锐的关东军士兵和特务在他眼前脆弱的和蝼蚁无异,他强大的力量让这些骄横的士兵胆寒。

“开枪,开枪,杀了他!”关东军的军官恐惧的大叫起来,在战场上他不惧怕任何一个敌人,但眼前这个敌人还能算是人吗?这个关东军的军官无视非常有可能出现的误伤疯狂向林李射击起来。半分钟之后枪声停止,茶馆前的巷子彻底陷入寂静,茶馆后面剩下保护山本信男的关东军一直到这个时候才从几乎已经完全变成废墟的小茶馆中出现,眼前的一切让这些关东军惊愕的瞪大了眼睛。

汕头治疗白癜风费用
怎么治心律不齐
孩子不爱吃饭的4大原因
导致痛经的原因
梅州白癜风好的医院
云浮治疗白癜风方法
Tags:
友情链接
福州物联网